筆趣閣 > 科幻小說 > 替身強歡:霸道總裁寵上癮 > 第三百四十七章 一網打盡,賤人全收拾了

最新網址:www.yhijaf.icu
    大房的那點兒心思,以她的眼力又怎么會瞧不出來?

    倍感失望,好不容易因為逐漸年邁而引發出來的那點子心軟,終于又開始有了再次松動的跡象。

    樊家多代人的心血才導致這座摩天大廈屹立不倒,成了其他家族仰望的存在。

    樊老太太可以接受大房碌碌無為,甚至平庸的不像他們樊家的人,但卻絕不能忍受對方心思不純,蛀蟲一樣去算計,去啃食,妄圖侵吞這座摩天大廈。

    這點,算是觸碰到了她的底線。

    “哼!丟人現眼的東西。”

    怒從心生之際,樊老太太憤怒的猛戳了兩下自己手中的龍頭拐杖。

    聲音陰冷,但話說的模棱兩可,也沒有指名道姓。

    誰也不知道,她是在說吳映璇,還是指桑罵槐的在罵樊小雪與葛美霞母女二人。

    總之,話落下之后,她猛然轉身,在傭人的攙扶之下憤然離去。

    留下一眾人面面相覷的同時,葛美霞與樊小雪二人則是不可遏制地打了一個冷顫,眼皮猛跳,心中叫苦不迭。

    “表姐先前的大言不慚猶在我耳。只是想不到,真相卻是賊喊捉賊。這般厚臉皮的功夫兒,還真是叫我汗顏呢。”

    收回視線,季筱悠望向了吳映璇,毫不客氣的冷嘲熱諷了起來。

    自然,她不會輕易放過她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是你!都是你這個賤人故意害我。”

    愚弄的憤恨從心底驟然升起,吳映璇怒不可遏,表情猙獰的抬起了手,惡狠狠的指著季筱悠的鼻子,喊的撕心裂肺。

    “笑話!現在是你身上搜出了贓物,你居然還要誣賴我,還能不能要點臉了?”

    季筱悠冷冷的嗤笑了一聲,眼角向上一挑,好似打量小丑一般的斜睨著她。

    頓了頓之后,故意起哄道:“在場的哪一個不是有頭有臉的人物,憑你的謊言就想將大家給耍得團團亂轉嗎?”

    “就是,我們豈是你能隨意誆騙的。”

    “活成這樣簡直是一點臉都不要了,將老吳家的臉都給丟盡了。”

    “缺錢找我呀,何必要用偷的,將爺伺候好了,隨隨便便就賞你個十萬二十萬的當零花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找我也行,爺也不差錢,怎么說也是出身世家的小姐,比那出來賣的可要干凈多了,玩一玩花點錢倒也不虧。”

    季筱悠這一故意架央子,這幫人順桿兒就爬。

    場面幾度失控,演變的越加激烈了起來,更有一些早就看不慣吳家作風的人,趁機落井下石,不忘狠狠的再踩上一腳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們……”

    吳映璇臉色通紅,身子晃了晃搖搖欲墜,憤怒地望著眾人,一時間,吐沫星子都差點要將她給淹死了。

    花容失色,孤立無援。

    原來,人言可畏居然能到這種地步,一時間,她恨不得找個地縫直接鉆進去。

    “季筱悠,你有種,給我等著!”

    深吸了一口氣,惡狠狠地從齒縫里擠出這一句話后,吳映璇倉皇轉身,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如果再繼續呆下去,就只是徒增羞辱罷了。她要逃,趕快逃離這個恐怖到吃人不吐骨頭的鬼地方。

    由于過于慌亂的緣故,就連腳上的高跟鞋都甩飛了出去,樣子別提有多狼狽了。

    頓時,又是惹的眾人好一陣的嘲笑不已。

    季筱悠瞇著眸子望著她落荒而逃的背影,唇角微揚,抿出了一道濃濃的嘲諷來。

    誰知這時,她眼角光影突然一掃。

    “大伯母,你們母女二人這是要去哪里呀?”

    慵慵懶懶地斜睨著那兩抹鬼鬼祟祟,想要落荒而逃的聲音,季筱悠突然提高了音量,一臉的譏諷與不屑。

    頓時,眾人的注意力全都齊刷刷的轉移了過去。

    正好,將想要偷偷溜走的葛美霞與樊小雪母女二人給抓了一個正著。

    這下,二人不得不被迫停下腳步。回頭,惡狠狠地瞪了季筱悠一眼,滿臉的通紅,神色別提有多尷尬。

    原本她們是想趁著別人不注意的功夫兒偷偷溜走,這下,希望算是徹底破滅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?我們想上廁所不行嗎?”葛美霞瞪著眼珠子,不甘示弱地抻著脖子嚷嚷。

    “上個廁所至于偷偷摸摸的嗎?”季筱悠冷笑了一聲,”這不知道的,還以為你們二人輸不起,想要開溜呢!

    聲音清脆,但嘲諷的意味兒十足。

    緊接著,話鋒無情的一轉。“現在偷戒指的事已經真相大白了,那么,請你們二位兌現之前的諾言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你……你……”

    葛美霞不可置信的瞪大雙眼,臉色青白交加。備用站

    之前她們根本沒有想到結局會是這個樣子,沒想過季筱悠會扭轉乾坤。所以,這才會大言不慚的應承了下來。

    這要是真當著目睽睽的面,她母女二人給季筱悠這個賤人跪下說一聲,我錯了,我有眼無珠。那她們以后,還怎么在這里立足?

    不!不能!她絕對不能讓這種恐怖的事情發生。

    而樊小雪更是臉色蒼白,全身緊繃,唇緊緊的抿成了一道直線。

    下意識的,她將求助的目光投向了樊逸痕,希望能得到他的憐惜。

    只可惜,樊逸痕看都沒看她一眼,全程將她當成了透明人給無視掉了。

    深邃而寵溺的視線,一直尾隨在季筱悠的身上,從沒有離開過半分。

    “一個玩笑而已,怎么能當真呢?”

    葛美霞盯著季筱悠,陰森森的直戳牙花子,警告的意味兒十足。

    明顯是在警告她見好就收,別給臉不要臉。

    “當時你們母女二人一唱一和,污蔑我偷戒指的時候,怎么不說是在開玩笑,見好就收呢?雖然你們一家之前被樊家逐出了家門,但怎么也有樊家的血脈。做出的承諾卻跟放屁似的,還能不能要點臉?”

    季筱悠環抱著雙臂,臉色一沉。

    根本就不準備給她二人可以辯駁的機會,旋即轉身向眾人,故意大聲求證道:“當時話說得清清楚楚,你情我愿,我也請求在坐各位給做個見證。如今有人想要反悔,請問大家,該當如何?”

    “不行,絕對不行,說到哪就得做到哪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就是,你們自己不要臉,說反悔就反悔,我們這些見證人可不是傻子,可以讓你們隨意耍的跟個猴似的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們拒不履行承諾的話,那以后咱們這個圈子就封殺你們這種不要臉的貨色。”

    “對,夾著尾巴滾出去,再讓我們瞧見一次,就打一次。”

    頓時周圍的眾人怒不可遏,你一言,我一語,迫不及待的聲討了起來。

    一來,他們覺得自己作為見證人的權威受到了挑戰,那還得了?

    二來,眾人瞧得清清楚楚,大房本就不受樊老太太的待見,好不容易求著像狗一樣跑回來跪.舔。

    誰知,卻又得罪了季筱悠這個未來的當家主母。

    該賣誰人情,該趁勢落井下石于誰。他們一個一個猴精猴精的,這筆沒有本錢的買賣,自然知道怎么做。

    這下,樊小雪與葛美霞二人當即受到了圍攻。

    雖然心中氣憤的不行不行的了,但卻不敢以寡敵眾,眼中閃爍著心虛的幽光,瑟瑟發抖的摟在一起。

    頓時,陷入了孤立無援的境地。

    半晌,葛美霞這才哆里哆嗦的從齒縫里擠出一句話來,“你們……你們干什么,這是要逼死我們啊?”

    “誰想要逼死你們?這件事從頭到尾不都是你們自找的嗎?”

    “就是,是誰一開始就想要借機污蔑季小姐的?自作自受,純屬活該。”

    “這叫什么,叫偷雞不成蝕把米。即便是死了也不識可憐。”

    話落,又是惹得大家好一頓的冷嘲熱諷不已。望著這對母女二人,那表情別提有多不屑與鄙夷了。

    樊國昌陰沉著臉色,恨鐵不成鋼地剜瞪了一眼不成氣候的二人。這一刻,他真恨不得和她們一點關系都沒有。

    只可惜,氣歸氣,他終究無法坐視不管。

    因為她二人要是真沖著季筱悠跪下了,他那張老臉還往哪兒擱?

    想到這里,樊國昌上前一步,剛想要怒懟季筱悠。

    可誰知,樊逸痕卻是搶先一步身影一晃,不由分說直接攔住了他的去路。

    斜睨著眼角,冷冷的打量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混身上下散發出來的氣勢極強,居高臨下望著他的時候卻像打量著螻蟻一般,散發著渾然天成的鄙夷與不屑。

    “怎么說咱們也是親戚,弄成這樣誰都不好看。看在大伯的面子上,就各自退讓一步如何?”

    樊國昌瞇縫著眼睛,陰鷙的光芒一閃而過。

    但他根本就不敢與樊逸痕硬碰硬,只好強壓下怒火,語氣稍稍軟下來了一些。

    而話落之后,樊逸痕只是居高臨下睥睨著他,不屑的痕跡又深了深。

    早在大房與自己相爭樊家主導權的時候,樊逸痕就從來沒把他當成親戚,當成什么大伯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顧念著樊老太太,還真以為他們一家三口還能好端端的站在這里嗎?

    如今,居然還敢大言不慚的提起面子,就他也配?

    半晌,樊逸痕這才不容置疑地道:“要么下跪認錯,然后滾蛋,要么……死!”

    低沉充滿磁性的聲音,原本是那樣的好聽。

    可此時,卻好像淬上了一層淡淡的寒霜,讓人從骨子里止不住的打起了陣陣的冷顫。

    他可是護妻狂魔,不叫人像摁著死狗似的將葛美霞與樊小雪二人按在地上磕頭,向季筱悠認錯,已經是他最大的寬容與忍讓了。

    
最新網址:www.yhijaf.icu

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列表

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

捕鱼达人4游戏 安徽快3开奖直播 福彩3d中间值走势图 最新特马免费资料 黑体彩11选5开奖结果 股票配资平台找恒瑞行配资丿 云南十一选五有没有规律 下载云南快乐十分走势 多赢彩票秒速赛车 广金期货配资啥意思 广西11选5走势直播 韩国快乐8技巧 体彩江西11选5怎么玩 青海快三今日预测 福建36选7中奖规则 怎么做技术分析 万马股份股票行情走